重度OOC,小学生文笔。

之前蹲家里写了个开头,今天想起补完,结果忘记当初想写啥了,今天回单位随便写写了,本来还要再细化下,然而困了,逻辑有问题的不要纠结了。OJZ

安利一个韩黄群:519688229

 

已经退役的韩文清好像至今仍然单身。单身的韩文清面对一份情人节专题采访大纲时,表情有点微?妙。

前来采访的记者摸着后脑勺讪笑着说:“虽然我们都知道您一直都单身,不过这个大纲给每个采访?对象都发了,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一些比较好回答的问题。”
韩文清不想回答的问题,记者也不敢勉强,好在韩文清还是有考虑到这期稿件是情人节专题,该杂?志编辑最终整理出的稿件里,韩文清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就是理想对象。

大概就是性格活泼开朗,闹腾一点也没关系,可以不会做家务,会撒娇就更好了。

黄少天的IPAD在N次砸在脸上后终于摔到了地上,屏幕碎了。

躺在沙发上懵逼的黄少天第一件事是起身抓紧摸出手机拍下IPAD破碎的屏幕照发好友圈。发完图片后黄少天揉了揉脸,捡起IPAD,还没想好是先心疼脸还是心疼钱包,却想起刚才玩的游戏眼看能打出新记录超过叶修了,你妹的。

这条状态新迅速被回复了十几条,大意都是在说在这个靠颜值吃饭的世界,请一定要先护脸。黄少天看着一干损友都在底下聊上了,气打一处来,切到职业选手Q群,嚷嚷开了:“你们妹的,有没有同事爱啊,我特么都被砸脸了,你们也不说问候问候我。”

炸出了一群潜水的家伙,譬如微草呀兴欣啊霸图呀都纷纷冒头表示:“不好意思,我们是竞争对手,没有什么同事爱,暂时也没有什么友爱。”

蓝雨自己战队则派出卢瀚文为代表发言:“黄少黄少,没有关系的呀,反正你不被砸脸也帅不过轮回的周泽楷前辈呀。”

黄少天受到会心一击,收获了一排捶地笑排队的表情,内心默默竖起中指。忽然弹出微信提示,黄少天切到微信界面,一个名为饲养员的人发来信息:“少天,你又躺着玩平板!说过对视力不好的!“

OOC,小学生文笔,原稿可能跟现在不一样,之前爪机些的,然后提交的时候不小心点到取消放弃了,临时起来补的,然而记忆比金鱼还差。

平行世界,老韩比小黄早五年退役,两人没有在比赛里遇到过,其他的就浮云了。

韩文清一直觉得世间爱情故事里相互一见钟情是最烂俗老套的桥段之一,直到他而立之年遇见黄少天才知道,故事外的一见钟情,几率低到几近白天遇见鬼,别说相互一见钟情了。

韩文清是在一次好友聚会上遇见黄少天的。聚会是韩文清原电竞行业里的好友组织的,自韩文清退役转行已有五年,期间得闲偶尔玩玩游戏,与旧友联系也不多。因工作的原因,聚会也鲜少参与,此次恰逢韩文清在B市出差,推拒不得,与客户谈完业务后匆匆赶往饭店。抵达饭店时,饭局已经开始了,被好友迎入座位时,叶修正举着一杯果汁提议说祝福今年退役的黄少天。韩文清顺着叶修的方向看去,一位穿着帽衫的小青年,圆圆的杏眼忽闪忽闪,脸上漾着浅浅的笑意,嘴角边上还有一个小酒窝,那个藏着一丝苦涩的笑脸击中了韩文清。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情绪,韩文清也没细想,随大众举杯,祝福这位叫黄少天的青年。

小学生文笔,OOC。
从平安夜之前就开始写了,每天写一点,终于受不了了,写文真的好辛苦,向每一个发粮的太太致敬!
安利一个韩黄QQ群: 519688229
黄少天退役后的第一个平安夜,在Q市渡过的,和韩文清。
韩文清接到黄少天电话的时候有点惊讶,回想起来,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挂了电话,驱车去机场接黄少天,临出发前想了想,又去拿了一件外套才出门。
飞机抵达Q市已经是下午5点,傍晚的气温比预计的低,黄少天裹紧了外套,一手拎着背包,一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号给韩文清。等待通话的间隙慢腾腾的向出口处挪动,大约是温度真的太低了,黄少天有点蔫,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低着头不小心撞上一个人,黄少天退后两步,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太注意......”待抬头看清对方时,立刻换了一副没好气的表情揉了揉鼻子:“老韩你看到我为什么不喊我呢,都撞到脸了,说好撞人不撞脸的.......”
韩文清皱着眉头,伸手拎起背包,拿过手里的外套递了过去:“先穿上吧,车就停在外面,到酒店就好了。”黄少天抿了抿嘴,没说话,套上外套跟着韩文清往停车场走去。